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青年公園與洲美舊雙溪河步道之巡覽走讀

荒野台北棲地公園組志工、棲五培訓課程總召──青苔

今年的新年踏春,2/25上午荒野保護協會陳德鴻老師帶志工們到台北市選定12個公園生態化之一的青年公園,與我們熟知的許多公園,以人為思考的公園,綜觀青年公園,綠地多,可惜植栽的物種趨於單一化,樹冠層次少,能夠提供生物棲地使用的歧異度低,多以松鼠與公園常見的鳥類。而如何將青年公園逐漸成為有生態考量的公園、增加物種多樣性,集結來自各地志工們的意見也是此次踏查的重點。
水,是所有生物賴以為生,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
在橋上俯瞰水的源頭,起初是模擬溪流設計,卻因河道底部抽水補給的頻度不夠,草本植物快速占領下,陸化成草地,沿著水道,垂直的水泥岸,隔絕水與陸地的交接,即使是一步的距離,卻是生與死的鴻溝。農村時期,常種植穗花棋盤腳、風箱樹、柳樹等水生植物作為護岸,不僅營造友善生物的環境,也提供許多昆蟲蜜源與食物的來源,而緩坡的水岸,烏龜和鳥類易於遊走於水陸。
匯集水道的盡頭是一個大水池,從前因為種植蓮花而起名,如今卻是空蕩蕩的水域,水池中央有個噴水裝置,意外的提供小白鷺與紅冠水雞短暫休憩的地方,只是這樣裸露、暴露行蹤實不為一個安心落腳處,如果周圍有許多植物就可以藏身其中,不受打擾的哺育後代,像這樣大的水域未來會營造人工浮島,成為生物棲息使用、淨化水質、增加景觀。
除了水岸與浮島的改善外,水池邊強勢外來植物的移除、水道的分段、移植原生植物與魚類等,需要許多人力投入,將青年公園蛻變成一個生意盎然的生態公園,這一天指日可待。
下午陳德鴻老師繼續帶著大家來到洲美舊雙溪河步道,從馬路轉進巷弄,分隔兩側的中央是一個水泥高牆築起的大水溝,黝黑的汙水、油漬充滿其中,繼續深入巷底,來到郭子儀廟,右側也是黑不見底的廢棄河道,不難想像周邊的工廠與生活汙水,直接侵入河道。
沿著自行車的步道,一大片休耕中水稻田,另一側保有舊農村時代的護岸景緻,見證時代洪流的穗花棋盤腳僅剩一顆,車道邊有6株小苗從水邊冒頭出來,強韌的生命力守護著。水岸邊榕樹垂掛,彎下身彷彿置身在四草的綠色隧道中,靠近河岸卻是撲鼻的惡臭與堆棄的垃圾,不只是汙水,岸邊的汙染看的也是怵目驚心。突然幾棟鐵皮屋傳來狗吠聲,一個養殖場就無所忌憚的將廢水傾倒,令人不勝唏噓。
傾倒的樹枝在水面上漂浮成為紅冠水雞雛鳥行走覓食的快速通道,我們的出現驚擾到紅冠水雞,媽媽急忙喊著孩子們跟上腳步往草叢中躲避。
有水的地方,就會有生物,難得找到一個水域卻要忍受劣化的水質,這是一個被遺忘的地方,如果不曾來過就不會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 廢棄的河道現在依舊提供灌溉,這樣種植出來的稻米與蔬菜,是毒還是營養? 如果美如四草,那是否該有守護珍貴景致的待遇呢? 更何況這也栽種人們重要的糧食作物。
一天的踏查,從都市公園到遺忘的綠色隧道,時代交錯、美與惡的反差,如果沒有人關心,就沒有改變的可能,關心是一個開端,讓問題被看見,事情就有轉圜的餘地,紅冠水雞和穗花棋盤腳都沒有放棄希望,我們要繼續努力!

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推動青年公園園區生態化任務



大台北地區因地形及高度都市化的兩大先、後天環境因素影響,加遽了「熱島效應(heat island effect)」及「棲地破碎化(habitat fragmentation)」的影響層面,不僅衝擊了居住於都市叢林的生物們,更直接影響了現居於大雙北市內六百六十多萬(2016年6月)居民的生活品質。
荒野保護協會以積極推動公民參與方式推動「公園生態化」及「生態淡水河」做為兩大任務目標,採用串點連線、連線再成面的推進方式,逐步實現將這座人口密集的都市打造為《生態台北》的宜居願景。
荒野棲地志工,在「生態淡水河」方面,已累積了對淡水河下游生態的棲地調查與優化營造經驗,而近年伙伴們接續維護了如富陽自然生態公園及榮星公園(亦參與文山社大所轄的木柵公園)示範公園外,今年初也積極參與臺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青年公園管理所」共同合作推動的「青年公園園區生態化」任務,今(1/17)上午便由本會游晨薇分會長、陳德鴻老師(公園生態化召集人)、王韻茹主任、莊育偉主任、大葉組長、陳超融專員以及青年所王淑雅主任、相關的工務、技術人員,針對園內蓮花池水域的改善工程進行施作前的共識會議,就在近一整上午熱絡交流對未來園內水域規劃為淡水河各游域物種庇護、推廣場域的想像外,還在中午前走出了會議室,實際現勘了池域邊岸設施及水源抽流等環境狀況,會末亦參謀了許多關於課程的規劃,特別是在該如何強化民眾對流域與溼地動植物等這兩大生態主題的認知與實務經驗,萬事雖未開工,但想來還是能像抬望這兩天寒流剛結束的午間涼藍色天空般,挺有得瞧的。
然後,接下來就將親訪起周邊的里長們了。
#與公部門合作
#棲地經營管理顧問工作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溫柔守護的戰果—台北親子團嵩山梯田保衛戰

圖、文/ 莊育偉〈棲地守護部專員〉
    去年9月(2016) 台北親子團發起了一場與嵩山社區合作的梯田保衛戰,在北一團(140)、北五團(520)及北六團(134)相繼投入下,共794人次的參與下,前後經歷11場大小活動,並於今年7月結束了這場試驗性質的棲地守護行動(2016.09~2017.07)。
    而這場歷經一年,全程由親子團獨立操作、認養場次投入梯田生物資源調查、社區服務及親手移除外來種的行動,也深深獲得了社區的認同與感謝。
    但棲地的守護需要成熟有效的方式與長期的投入,除了執行時大家全心的投入外,也需要得知成效如何才能及時的適當調整,避免到頭來徒勞無功。因此棲地守護部期望藉由本文的說明與分享,將親子團投入的過程與成果甚至優、缺點與所有荒野人分享與共勉之。
前情提要
    親子教育前輩耀國曾於快報文章中提起「荒野親子團的活動主要是邀請父母陪同孩子在各種環境中自主探索,學習對自己、對人、對自然萬物的欣賞與尊重,並在持續的成長與學習裡培養足夠的能力付諸行動守護大地,成為保護大自然的重要力量。」(摘自: 2012.6.21親子教育委員會簡介) ,於是在棲地守護部的引介及荒野探索者小隊志工的協助下,台北親子團首次單獨與社區進行長期且互利合作的投入第一線生態調查與守護行動,這個經驗充分展現出親子團設立的初衷。
    由於已知嵩山社區擁有北台灣百年的梯田景觀及自然資源,雖於2012年在江理事長推動之下於2014年9月成為新北市第七個完成農村再生的社區。但同樣面臨台灣偏鄉的處境(人口老化、外移、廢耕、外來種入侵及農藥過量),於是大家設定了清楚又簡單的目標,希望協助社區將外來種移除,也接降低農藥污染,經過幾次幹部們與社區理事長、總幹事與地主當面溝通之後,社區認同了親子團守護梯田的美意並獲得了讚賞,於是展開為期一年的行動,目標如下:
  1. 移除梯田內的福壽螺與大肚魚。
  2. 避免福壽螺、大肚魚再次進入梯田。
  3. 協助社區工作(修繕田埂、老屋、除草)。
梯田守護成果分享
一、外來種移除: 統計歷次福壽螺移除紀錄,移除數量約為43公斤(不算太多),大肚魚則協調地主自行於休耕期放乾梯田處理,如審視福壽螺移除效果不佳之原因,主要是水田雜草太多,螺類躲藏其中不易發現,如地主能事前確實除草效果必定更高,另外就是親子團年齡廣泛,光是照顧年幼團員之安全及維持活動進行已經分身乏術,因此如與其他團體(企業員工)比較,相對移除效率落後許多。
而也發現地主眼見移除效果不錯(僅殘留少量福壽螺),並於私下投入苦茶粕(或化學藥劑)殲滅剩餘部分,但卻失去荒野投入行動保護大地的目的,顯示環教的溝通除仍有待加強之外,也面臨人性的考驗。
二、梯田生物資源普查:統計進行的七次梯田生物相普查資料後,共紀錄到梯田植物相約43種、昆蟲相約29種、鳥類相約11種、其他動物相約29種,也包含記錄到多種稀有水生植物及保育類動物,證明這百年梯田的生物多樣性。
雖然本次調查方式不似研究單位的嚴謹、紀錄表格亦簡化許多、但由於親子團較少接觸這樣的調查,因此在不熟悉之下記錄資料多有謬誤之處(寫錯字、填錯欄位、漏填、日期沒寫、自創名稱…),結果資料有效率僅達25%左右。但調查目的僅在於讓各團有實際調查的操作經驗,因此如每次均有全區的巡視資料,就算資料有效率僅10%亦可獲得可用資訊。
最後透過各團這樣簡單的田野調查與記錄,各團對於調查已有初步的認識甚至實務的操作經驗,也了解只要持續累積就能獲得有用的守護資料(物種名錄),也有團員詢問為什麼每次都知道下一次要移除福壽螺的區域位置呢?其實都是參考上一次福壽螺的分布調查資料來取得這下一次工作的區域,除此之外還能看出分布遷移及族群增減的變化,也就是移除的效果。
三、其餘成果:包含團集會不需要每月另外找地點,省去很多聯繫、場勘、倒錯地方的問題,協助社區除草、農事協助與在地消費增加敦親睦鄰等成效,上述行動均獲得在地的認同。
如何達成親子團內部共識?
因親子團人數眾多,如要使各團所有成員均了解社區守護意義之難度頗高,因此除了總會專職密切的支持外,幹部們討論後立即採取一系列凝聚共識的方法,除了製作守護地區的簡報說明外,順便針對調查方式進行內部宣傳,再經各團之間的有效溝通與執行的經驗、教案等分享,讓大多數團員清楚本次行動的意義。
一、綵衣娛親的行動劇 : 除了簡報簡介之外,為了讓眾人同心協力,因此親子團幹部群編排了「嵩山社區保衛戰」舞台戲,凸顯梯田的美麗與危機。
二、設計「體驗式教案」: 藉由教案的製作與現場活動的操作,讓團員了解梯田生態食物鏈,了解福壽螺、農藥對水田生態的影響。
三、「幸福的守護」宣導影片 :以俏皮可愛卻又深入的節奏,將守護行動製作成短片進行荒野內部宣傳,逐步強化共識及讓團員躍躍欲試,引發自發性的守護願意。
梯田守護策略與調查的擬定
    由於親子團較不熟悉現場狀況及調查邏輯,因此守護計畫及調查方式大多由總會棲地守護部技術支援,並於親子團幹部討論修改後執行,以簡單易懂的設提供親子一同尋寶與調查,並於團集會活動之前再次說明調查與記錄方式,以確保調查資料的有效性。而親子團於調查期間搭配相機記錄,以親子組隊方式進行,也順便讓蜂、蟻及小鹿體驗了梯田四季變化。
避免與社區的雞同鴨講及增加合作意願
    外地人善意的投入與幫助,對在地社區不見得是必要的協助,甚至往往成為干擾或是找麻煩、有時甚至產生誤會。因此安排了多次的造訪與現場實際的了解,找到社區真正需要協助工作,以下為本次相關的經驗分享。
  • 正式拜訪消彌誤會 : 為了消除社區的疑慮及誤解,因此安排一次高規格大陣仗的拜訪行程,邀集各團幹部及分會幹部,由專職主持會議進行正式來意及說明工作內容,讓社區清楚荒野是來玩真的。
  • 記者的訪問 : 安排確定好活動之後,邀請記者進行社區採訪,安排社區理事長、總幹事、荒野幹部進行訪問。
  • 媒體快報的提供 : 即時將新聞露出之後的效益提供社區知悉,包含臉書、新聞、電視、快報文章。
  • 尋求意見與邀請會議 : 活動辦理期間的相關的問題、流程、用餐、可能的干擾、人數限制、人員安全問題、全部諮詢社區幹部以示尊重,亦讓社區清楚荒野的工作進度及用心。
  • 避免雞同鴨講: 因社區擁有其他外單位的參訪活動,為便於雙方清楚工作進度及便於安排社區工作,與社區共同排定共同行事曆,如有變化立即更新行事曆,避免活動衝突或產生空窗。
  • 統一窗口:因本會組織龐大群組眾多,社區通常會搞不清楚哪個單位代表荒野?為避免資訊傳遞錯誤及誤會,與社區及親子團共同確認任何正式活動聯繫均由分會單一專職。
有關社區的問題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任何社區或多或少都有本身條件的優缺點及內部的問題,當然能協助的部分我們量力,或是提供給與社區能更好的意見或是引進資源,而對於社區內部的問題我們討論後盡量去迴避,避免因為荒野的投入反而成為社區問題的導火線,因而採以更高更廣的角度去檢視,如所採取的行動能使社區或是環境更好的則方為之。
尾  聲
  雖然歷經親子團一整年的守護活動,社區各農友也各自打拼雖然福壽螺的問題依然存在但已削減危害,回顧守護的成效除了我們本身的限制之外,也顯現了與在地合作的空間與限制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例如部分農友無論如何就是寧願使用農藥方式清除福壽螺,或是因為仍心存疑慮的不想與荒野進行合作,但相信一年下來所有社區內的農友也會知道有一群傻子親子團經常來社區服務,幫忙撿拾福壽螺辦活動讓農村熱鬧了起來,也因為這樣的協助讓老農友減輕很多農事壓力,而社區發展協會也能繼續宣傳推廣無毒的千歲米。
  至於後續發展會如何呢?玄天上帝米會不會出現?哪一條預計穿越梯田的道路會不會真的開闢下來?百年梯田生態守得住嗎?還會有其他群組進一步的合作或進行更有效的守護嗎?這些疑問我在此都無法回答。
  這也只是一場台北親子團跨出棲地守護的「初體驗」,無論最終結果會如何?最重要的是我們實際去擬訂了計畫、採取了行動、嘗試與社區去守護百年梯田,於是我們可以說親子團作到了荒野最初設定親子團對於「棲地守護」的期許與實踐。
您也想發動自己的棲地守護行動了嗎?
      看完了台北親子團的嵩山梯田保衛戰行動,您是否也蠢蠢欲動了呢?如果您想要更了解狀況,或是仍不知該如何投入棲地守護行動,您可以聯繫總會棲地守護部進行詢問或者可以參考第293期快報文章的守護行動流程概要,一起與夥伴們捲起袖子,展開一場屬於自己的棲地守護行動。

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

2016.09.14【2016海洋影展】漁人24(北市圖建國總館場)

 
      24小時,是一天節奏,由日出到日落;再由日落到日出,隨著時序的前進,漁人們在各個時段、各個地方,以不同漁法為生活打拼。本片紀錄了金山磺火船、花蓮阿美族用三叉網捕魚,以及台東綠島的鰹竿釣,從文化的觀點來切入,以人文、自然環境為經,社會關懷、漁人的辛勞為緯,記錄海洋與人類互動的關係,重新找回人與海洋的親密感。


【影片長度】45分鐘
【出版單位】天稜澄水媒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導讀分享】荒野保護協會_海洋志工
【放映日期】2016/09/14(三) 14:30-16:30
【報到時間】PM 14:00-14:20
【放映地點】臺北市立圖書館 建國總館(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二段125號8樓 團體欣賞室)

【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
【協辦單位】天稜澄水媒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喜文化出版工作室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
【場地協辦】(按照順序筆畫排序)
  ◎Caf'e Mussion 於形咖啡 ◎水牛書店 ◎永樂座書店 ◎呷米共食廚房 
  ◎金豆咖啡 品味迴廊 ◎金車文藝中心 ◎海邊的卡夫卡Kafka by the Sea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 ◎雅痞Art Reading Cafe (雅痞書店)
  ◎臺北市立圖書館 王貫英先生紀念圖書館 ◎臺北市立圖書館 建國總館

- 協辦單位 / 場地協辦 - 
  
                      建國總館

 臺北市立圖書館 建國總館 X 2016海洋影展】

2016年9月5日 星期一

〔公園水水〕池塘的水體水質

文/幸運草,圖/荒野保護協會台北分會

池塘在都市環境中,對人類的生活和野生動物的生存佔有很重要的影響。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前輩們對池塘水體水質與水生生物間的相關研究。


在熱帶的區系裡,止水域或緩流域等水體交換條件較差,水質會直接衝擊到水域生態的穩定及溶氧條件。因為池塘面積小,缺乏距離製造波浪,所以波動很小,使得靜止水域缺乏水流動的現象,故溶氧量比起流動水域還來的小。

◎水質檢測參數與水生生物之關係
通常水質受到天候及氣象的影響較大,故以科學分析與生物指標技術(如觀察、採集)來判定水體水質良瓢,是評估水體品質的重要參考。水質檢測參數依性質大致可分為物理性、化學性及生物性三類,一般淡水水域常用之水質檢測內容包括物理性之溫度(Temperature)、水中總溶解固體(TDS)與化學性之溶氧(DO)、酸鹼值(pH)、電導度(EC)等五個水質分析參數。

(一) 物理特性

 1. 水溫(Temperature ℃)
水溫係表示水的冷熱程度,是檢驗及評估水體品質的一項重要物理參數。水溫的變化以受氣候影響為主,而廢污水排放也會對水溫造成影響。水溫會影響水的密度、黏度、蒸氣壓、表面張力等物理性質,在化學方面可影響化學反應速率及氣體溶解度等,在生物方面可影響微生物的活性及代謝速率等(註1)。如將較高溫度之廢污水排放到水體,不僅使得水中的溶解氧急劇減少,並將使得水體中的生物加速生殖及呼吸作用,使得好氧生物快速死亡,導致於水體生態系統受到影響,而使得水體自淨作用無法進行(註2)。
因此水溫的變化會嚴重的影響到水生植物的光合作用,以及微生物對毒性廢棄物、寄生蟲、病害的敏感性。水中生物對水溫忍受範圍如表1所示。

表1 水中生物對水溫忍受範圍表

(資料來源:淡水河悠活學習網網)

2. 水中總溶解固體(TDS g/L)
即水中所溶解之礦物質、污染物、雜質、不明化學物、離子等物質,懸浮水中的固體主要為泥沙和粘土,它們來自土壤、浮游物及污水。總溶解固體量為多種物質之總稱,主要包括碳酸氫根離子、氯鹽、硫酸鹽、鈣、鎂、鈉、鉀等無機鹽及少量可溶性之有機物質(註3)。常用來測試自來水、山泉水、礦泉水與各種包裝水之水質純度。適量的離子提供水生生物生活必需的物質,以維持水中生態的平衡;太高的離子含量則限制了水生生物的生存,且無法用一般淨化法除去。過量的懸浮物使水混濁,光線不能穿透入水,而降低了水中植物的光合作用,且懸浮粒子能吸收日光的熱能,使水溫上升,溶氧量減少,導致水中生態平衡的破壞(註4)。

(二) 化學特性

1. 溶氧(Dissolved oxygen, DO)
溶氧係指溶解於水中的氧量,為評估水體品質的重要指標項目之一,以mg/L 或ppm 表示。水中溶氧可能來自大氣溶解、自然或人為曝氣及水生植物的光合作用等,水若受到有機物質污染,則水中微生物在分解有機物時會消耗水中的溶氧,而造成水中溶氧降低甚至呈缺氧狀態(註5)。
水中的溶氧量是有限的,在20 ℃的純水中,溶解於其中的氧氣,最多只有9.2 mg/L,而實際的狀況下,水中溶氧受到水溫、水中生物多寡等因素的影響,變動很大(註6)。由於所有生物均仰賴氧氣來維持新陳代謝,並藉以產生能量來再生細胞與持續生長,因此水中溶氧濃度對水生生物相當重要,溶氧數值較高則表示水質狀況良好,有助於維持水中生物的多樣性。鄧伯齡(2006)說明水中溶氧的降低,棲息在水域環境的生物種類便相對減少,生物組成份子越來越簡單,生物間能量和物質傳遞的複雜度也就相對降低(註7)。

水中溶氧含量對魚類之生殖棲息有很密切之關係。通常河川之溶氧量低於3.0 mg/L 時,對大多數魚類不利或甚至導致死亡,溶氧量低於2.0 mg/L時,大多數的魚類已不能生存,欲維持魚類之良好棲息環境,水中溶氧量至少須高達5.0 mg/L 以上(註8)(表2)。因河川屬於流動水域,相較而論其容氧量應高於靜止水域。另外,倘偌水體過度曝氣或水中藻類生長旺盛,以及光合作用過強時,才會發生溶氧飽和度(DO%)大於100%的可能。

表2 河川溶氧濃度代表意涵表


水中溶氧量低並不代表水體品質惡劣,一般來說在靜止水域中的溶氧量會較低,因此只有少數特定的水生動物如蓋斑鬥魚、大肚魚等能在低溶氧環境下生存。此外亦不能完全代表水質一定受到污染,因為單就一個參數無法直接判斷水質的好壞,還須考量其他影響因素。正如謝蕙蓮(2002)表示深潭、湖泊與草澤、紅樹林沼澤型的潮間帶,水流緩慢,甚或靜止,養分容易堆積下來,水中的含氧量相對地比較少,底部的泥沙較易呈現無氧狀態,此時的動物則以揀食性並對低氧量耐受性高的種類佔優勢。緩流河段、湖泊、埤塘的落葉枯枝底下、泥沙地上,則是蜻蜓、豆娘的稚蟲-水蠆及蜆、蚌成長的棲地;負子蟲、沼蝦棲息於水草間(註9)。

2. 酸鹼值(pH 值)
pH值試驗即為量測水質呈酸性或鹼性的程度,為代表水中氫離子濃度(H+)多寡的指標,一般自然水體之pH值多在中性或略鹼性6.5~8.2 之間。pH值會影響生物的生長、物質的沈澱與溶解、水及廢水的處理等。大部分的水生生物,對水環境中pH值相當敏感,水中微生物只能適應於特定的pH值區間,即使水體的pH值僅發生些微的改變,一旦若超出水生的生物所能適應的範圍,則將造成這些水生生物的死亡(註10)。因此為了維護水環境生態平衡,需適當調節pH值,以防止對水生生物造成衝擊。

3. 電導度(Electrical Conductivity)
表示水質是否容易導電的特性,意即水傳導電流的能力。導電之能力與水中離子、總濃度、移動性、價數、相對濃度及水溫等有關,通常導電度愈高,表示水中之鹽分也愈高,由於大部分鹽類都可電離,因此導電度也可表示水中總溶解固體的多寡,導電度太高對灌溉有不良的影響,故導電度為灌溉水質之重要指標項目之一。方煒(2002)研究中指出,介質中可溶性鹽類( Soluble Salts )越多,則介質溶液濃度越大,滲透壓越高,作物越難以吸收水分和養分,當濃度超過作物的忍受限度時,即對作物產生毒害,造成根部受損、地上部葉片萎凋、生產緩慢等症狀,此種現象稱為「鹽害」,早期多依含鹽百分率衡量土壤鹽害程度,然而此種方式易造成誤差,因為真正決定鹽害的因子為介質溶液濃度及甚產生的滲透壓,而含鹽百分率相同的土壤,其介質溶液濃度會隨鹽分種類和介質質地而有所差異。因此科學家才發展出以「電導度」( Electrical Conductivity,簡稱 EC )直接表示可溶性鹽類存在於介質溶液中的濃度(註11)。其EC值判讀指南如表3所示。

表3  EC值判讀指南

◎各水質參數之灌溉標準對水環境之影響

參考環保署河川、地下水與農委會灌溉用水水質檢測項目及標準,和許文昌(2005)(註12)調查監測之評估依據,將水質檢測項目之評估依據、灌溉標準及對水體環境、水生生物之影響內容整理如表4所示。

表4  水質檢測項目涵意、灌溉標準及對水體環境、水生生物之影響表


以上分享了這麼多,那公園裡的水域環境對大環境的都市生態有哪些影響呢?

※積少成多、積沙成塔的概念

在傳統的景觀設計及造園藝術上,水池是一項非常受歡迎而且重要的設施項目之一,所以在各種公園、綠地、社區、庭園、校園及遊樂區均可看到大大小小、形狀、深淺及構造不一的水池,水池已是台灣地區都市及社區之重要地景元素(註13)。

◎都市靜水生態系串連之契機
依據劉盈君(2004)(註14)自2002年10月起在臺北市區以大眾運輸工具或步行普查靜水生態系與其分布,實地踏察臺北市區381處,其中187個地點發現224 個水池與湖泊,大多位在學校和公園的人工或半人工水池。其調查結果顯示出臺北市區靜水生態系之分布與連接度之狀況,摘錄如表5。由此調查結果與資料分析,可預期臺北市未來若欲連接既有水環境空間,只要正確選擇適切之地點,並配合道路之綠廊、綠籬及綠地等,應有很高的契機可串接水與綠網絡,達成生態城市之理想。

表5 臺北市區靜水生態系之分布與連接度分析一覽表

◎都市與生態環境結合之可行性
有了串連的契機,更需要審慎評估與規劃。倘若欲新設公園生態池或需對其掩蓋與大面積施工時,可透過模擬系統預先評估該水池的設立或消失,對臺北市區靜水生態系之整體連接性有何影響,例如在何處設置其連接度之效益最顯著、對哪些生物遷移的影響最大。在規劃時便可將此物種棲地需求納入設計之考量,以提供保育教學機會與強化都市整體生態環境之完整性。
公園是都市居民親近自然的重要場域,配合環境生態學之水域生態系統、食物鏈(網)、營養階級及生態金字塔之思考,將傳統觀念中以「人」為環境主角的思緒,逐漸轉換成以「自然生態」為中心思考之環境規劃方式,相信對於居民的身心靈,以及公民教育的推廣,會有極大的助益。也因為公園生態化之需求,以及增加環境教育的便利性,相對會帶來新的經營管理問題,或許因為這樣的過程,才能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逐步的朝向保育、教育及永續發展之路邁進。

【參考資料】
註1. 環境水質監測,環保署,http://www.epa.gov.tw/np.asp?ctNode=33159&mp=epa
註2. 檢測數據意義說明 - 第8屆世界水質監測日,http://wq.epa.gov.tw/WMD/2010/wmd02.htm
註3. 行政院環保署,飲用水水質項目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安全飲用水手冊/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發行。
註4. 蕭次融、何寶珠,2006,看看我們環境中的水,環境教育資訊網。
註5. 第三屆(2005年)世界水質監測日活動-水質監測領隊教師研習教材,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註6. 蔡博旭等,2005,愛河生態調查研究,高雄市立七賢國民中學。
註7. 鄧伯齡,2006,水雉與地濕,http://reader.roodo.com/limosa/archives/1059043.html
註8. 台北縣新海人工溼地工程,2005,愛魚生態工程有限公司。
註9. 謝蕙蓮,2002,濕地生態之美,社教資料雜誌:第291期。
註10.台北縣新海人工溼地工程,2005,愛魚生態工程有限公司
註11.方煒,2002,溫室環境控制工程,http://ecaaser3.ecaa.ntu.edu.tw/weifang/Hort/chap04.htm
註12.許文昌,2005,“太魯閣國家公園非生物環境監測-峽谷段水域及空域監測計畫”期中報告,太管處委託研究報告。
註13.彭國棟,2002,如何營造自然美、有活力的生態池塘,鄉間小路:第28卷第1期:P.12,臺北市/豐年社。
註14.劉盈君,2004,七星映月--都市靜水生態系連接度之模擬研究,臺灣二OO四年國際科學展覽會 。